【淨空法師:真正想成就的,除非不出頭】




一個用『』代表物質現象,一個用『』,
都是屬於物質。

物質從哪來的?心生的。心就是念頭。

科學家聽到這話非常訝異:三千年前釋迦牟尼佛怎麼會知道?
科學用了四百多年,累積到今天才發現這個事實真相;
釋迦牟尼佛沒有科學工具,沒有這些精密儀器、設備,
三千年前他怎麼知道的?

所以科學家根據這個事實推斷,
他說:人可能有一種本能,從前人有這種本能,
現在人把這種本能喪失掉了。這個話說得沒錯。

本能是什麼?本能是佛。
一切眾生本來是佛,現在變成凡夫了,本能失掉了。
不是真失掉了,真失掉,你用儀器也看不到,不是真失掉,
佛說是『迷失』了。
什麼東西迷了?
起心動念、分別執著,你的心不清靜了。
如果你能把起心動念、分別執著通通放下,你就看到了,為什麼?
真心、清淨心、平等心看到了。
心不清靜,染污了,心不平等,波動了,看不到了。

所以佛用的方法不是科學儀器,佛完全用禅定、用內功,
定到一定的程度,宇宙的奧秘全揭穿了,根本沒有奧秘。
真正見到你本性裡頭有無量智慧、無量德能、無量才藝、無量相好,
只要見性,你全都恢復了。


像六祖惠能大師所說的,他真見性了,五祖衣缽立刻就給他了,
打發他走路,叫他躲避,免得被人害死。
五祖衣缽傳給他了,這不服,別人不相信。
惠能走了、離開了,
三天之後,五祖才出房門,跟大家見面,
三天走得很遠了,不容易追到了,走得很遠了,
才向大家宣布衣缽已經走了。
大家心裡有數,肯定惠能不見了,一定是他拿走的。
這個寺廟裡頭發起:追!四面八方去追,要把衣缽搶回來,這是什麼?
嫉妒,不服。

唐朝是中國佛教黃金時代,都有這種事情,何況現在!
在那個時候,毀謗六祖的人有多少?太多了!
我們要了解這些現象,真正有成就的,除非不出頭;
你一出頭,就有別人嫉妒,
就有別人障礙,就有別人毀謗,肯定的,
不能夠避免的,這所謂是人之常情。

從前的人確實都有過很好的家教,尚且如此;
現在家教沒有了,貢高我慢不曉得增長了多少倍。
惠能大師那個時候是小風小浪;現在是大風巨浪,真難!

所以,傳承,確實只有極少數的人,真正發菩提心,
什麼樣苦難都甘心情願來承受,把我們傳統的好東西傳下去。
好在這些典籍還存在,要有人去學,要有人去做,要有人去傳。
再苦,只要有堅定的信心,能恢復。

但是心裡要有數,恢復不在我這一代,我看不到結果,
我只是把這個火苗傳下去,一代一代傳下去。
達摩祖師到中國傳六代才開花結果。
在開花結果之前,惠能大師要在獵人隊裡躲藏十幾年,
修『忍辱波羅蜜』。
對於任何一個毀謗的人,沒有怨恨心,受盡屈辱,
對於給予屈辱這些人,還要感恩,這個不容易,
這是把菩薩六波羅蜜做得淋漓盡致,
布施是捨;持戒是斷惑;忍辱
再大的困擾,信心堅固不動,
在戒、定、慧中,等待機緣成熟,這精進

念念沒有離開戒、定、慧,心裡頭一念不生就是禅定
不是盤腿面壁。
盤腿面壁,獵人隊裡不要他了,
這些打獵的人是叫他來服務的,給他們燒飯、給他們做工,
聽使喚的,把他當僕人看待,他沒有地位,伺候獵人隊這些人。

一個明心見性的佛菩薩,受這種奇恥大辱,沒有絲毫怨恨,
這就是一切境緣當中不起心、不動念,這大定

他那個大定,別人看不到的,他所表現的全是般若波羅蜜
每天從早到晚六度齊修。

十五年,緣成熟了,這個風潮平靜了,他出來,遇到印宗法師。
印宗是個真正修行人,跟他一見面,問了他幾個問題,聽到答復,
知道他不是凡人,就向他請教:
聽說有個惠能大師,十幾年前得五祖的衣缽。
他就問他:是不是你?惠能承認了,
他說:我們想看看衣缽。

衣缽一打開,真的,不是假的。
惠能這個時候就在印宗座下剃度出家了,
印宗是他的剃度和尚,他是印宗法師的徒弟。
可是剃度完之後,印宗法師拜他做師父,他又變成 印宗的 老師了。

法子,傳法的老師,佛門裡面這個關系是最親密,
剃度不算親密,剃度、受戒不算親密,
那是師父引進門,修行的個人
對於你成就的這個老師,這是真正和尚,這叫法子
這個傳法的人叫親教師,真正和尚。

我的剃度師是白聖法師,傳戒師是道源老和尚,接引我入門的。
我佛法從哪裡得來的?章嘉大師、李炳南老居士。
在章嘉大師那裡三年,在李老師那裡十年,這個關系我一生有沒有成就。

佛家講親疏,這個關系親;剃度、受戒,那個疏。
傳法的和尚重要!


摘自淨空法師《淨土大經科注》第147 2013年1月26講於香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