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縣城南街開著兩家米店,
一家叫"永昌”,另一家叫"豐裕”。


"
豐裕”米店的老掌櫃眼看兵荒馬亂生意不好做,
就想出個多賺錢的主意。


這一天,他把調秤師傅請到家裏,避開眾人,
對調秤師傅說:

「麻煩師傅給調一杆十五兩半一斤的秤,我多加一串錢。」


調秤師傅為了多得一串錢,
就忘掉了行德,滿口答應下來。



老掌櫃吩咐完畢,留下調秤師傅在院裏調秤,
自己就踱進米店料理生意去了。


米店老掌櫃有四個兒子,都幫他料理米店。


最小的兒子兩個月前娶一塾師的女兒為妻。


新媳婦正在屋裏做針線,
公爹吩咐調秤師傅的話被她聽見了。


老掌櫃離開後,新媳婦沉思了一會兒,
走出新房對調秤師傅說:
「俺公爹年紀大了,有些糊塗,剛才一定是把話講錯了。
請師傅調一杆十六兩半一斤的秤,我再送您兩串錢。
不過,千萬不能讓俺公爹知道。」


調秤師傅為了再多得兩串錢,就答應了。


一杆十六兩半一斤的秤很快製成,
調秤師傅果真沒把秤的變化告訴老掌櫃。


老掌櫃曾多次請他調秤,對他的手藝信得過,
當天就把新秤拿到米店使用了。





一段時間後,"豐裕”米店的生意興旺起來,
"
永昌”米店的老主顧也趕熱鬧,紛紛轉到"豐裕”買米。


又一段時間後,縣城東街、西街的人也捨近求遠,
穿街走巷來"豐裕”買米,
而斜對門的"永昌”米店簡直門可羅雀。


到了年底,
"豐裕”米店發了財,"永昌”米店沒法開張了,

把米店讓給了"豐裕”。


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餃子。


老掌櫃心裏高興,出了個題目讓大家猜,
看誰猜得出自家發財的奧秘。


大家七嘴八舌,有說老天爺保佑的,
有說老掌櫃管理有方的,有說米店位置好的,
也有說是全家人齊心合力的……





老掌櫃嘿嘿一笑,說:
「你們說的都不對。咱靠啥發的財?是靠咱的秤!
  咱的秤十五兩半一斤,每賣一斤米,就少付半兩,
每天賣幾百幾千斤,就多賺幾百幾千個錢,
日積月累,咱就發財了。」


接著,
他把年初多掏一串錢調十五兩半一斤秤的經過

講說了一遍。


兒孫們一聽,都驚訝得忘了吃餃子。


驚訝過後,大家都說他不露山不顯水的,
連自家人都沒察覺,就把錢賺了,老人家實在高明!


老掌櫃高興極了,把鬍子捋了一遍又一遍。


這時,新媳婦從座位上慢慢站起來,
對老掌櫃說:
「我有一件事要告訴爹,在沒告訴爹以前,
希望您老人家答應原諒我的過失。」


待老掌櫃點頭後,新媳婦不慌不忙,
把年初多掏兩串錢調十六兩半一斤秤的經過
講給大家聽。



她說:爹說得對,咱是靠秤發的財。
咱的秤每斤多半兩,顧客就知道咱做買賣實在,
就願買咱的米,咱的生意就興旺。
儘管每一斤米少獲了一點利,可賣的多了獲利就大了。
咱是靠誠實發的財呀!」


大家更是一陣驚訝,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老掌櫃不相信這是真的,拿來每日賣米的秤一校,
果然每斤十六兩半。


老掌櫃呆住了,
一句話也說不出,慢慢地走進自己的臥室。



第二天吃過年初一早飯,老掌櫃把全家人召集到一塊,
從腰裏解下帳房鑰匙說:
我老了,不中用了。我昨晚琢磨了一夜,
決定從今天起,
把掌櫃讓給老四媳婦,往後,咱都聽她的!」





眾人為秤,半兩之差,心明如鏡。

做生意,講究"誠”,做人豈不如此?


人與人之間相處,
都喜歡和不計較的人在一起,
不計較的人剛開始時,看似失去,
但長久下來卻是獲得,


愛佔他人便宜的人,剛開始看似獲得,
但相處久後卻是失去。




(E-mail/Fang編輯分享)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