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dy>



雪霽便行


宋朝的禾山德普禪師天性豪放,年輕時追隨富樂山的智靜禪師出家,十八歲受具足戒,然後就大開講席弘道。德普為人急公好義,美譽遠播,廣為眾人所稱道。
就在德普禪師六十六歲的那一年,他忽然對弟子們說:「諸方大德逝世後,才有門徒弟子為他祭祀,實在是虛應故事。人死後,能否吃到世人的祭奉,又有誰知道呢?若我將死,你們最好在我死之前先來祭祀我。看來我住世的時限已經不多,你們就從現在開始祭拜我吧!」
大家以為老師戲言,也戲問說:「禪師幾時遷化呢?」
「等你們依序祭完,我就決定去了。」
從這一天開始,大家真的煞有其事,假戲真做起來。德普命人將靈堂布置好,自己坐在正中間,弟子們祭拜如儀,上香、上食、誦讀祭文,禪師也一一領受。


門人弟子祭拜後,各方信徒也陸續來悼祭、上供、誦經。經過了四十多天,總算才完成祭禮。
德普禪師對大家說:「明日雪霽便行。」此時,天上正飄著鵝毛般的雪花。
次日清晨,雪花不飄了,德普禪師焚香端坐,怡然遷化。
悟道禪師的言行生活,有時給人遊戲人間的感覺。其實,禪者豈單是遊戲人間?生死之間,都在遊戲。在禪者眼中,生固未可喜,死亦不必悲,因生死如一。既然有生,怎能無死?要緊的是,超越生死,不受生死的輪迴
 



提起放下


趙州禪師是一位禪風非常銳利的法王,人稱「趙州古佛」。凡人有所問,他經常不從正面回答,總讓人從另外一個角度去體會。
有一次,有位信徒前來拜訪,因為沒有準備供養的禮品,所以非常歉意地說:「我空手而來!」
趙州禪師望著信徒,說:「既是空手而來,那就請放下來吧!」
信徒不解,反問說:「我沒有帶禮品來,你要我放下什麼呢?」
趙州禪師隨即說:「既然沒有東西放下來,你就帶著回去好了。」
信徒更加迷惑:「我什麼都沒有,帶什麼回去呢?」
「就帶那個什麼都沒有的東西回去。」趙州答。
信徒滿腹狐疑,自語著說:「沒有的東西怎麼好帶回去呢?」
趙州禪師這時才指示說:「你不缺少的東西,就是你沒有的東西;你沒有的東西,就是你不缺少的東西。」
信徒仍然不解,趙州禪師只得無可奈何地說:「我雖和你饒舌多言,可惜你沒有佛性。說你沒有佛性,但你並不欠缺佛性。你既不肯放下,也不肯提起,是沒有佛性呢?還是不缺少佛性呢?」   
信徒至此才稍有契悟。
禪門的人生觀就像提皮箱一樣,有時要提得起,有時要放得下。當得提起時要提起,當得放下時要放下。沒有禪慧的人生,當提起時不提起,當放下時不放下,甚至當放下時反而提起,當提起時反而放下。
眾生顛倒愚痴,不明事理,假如生活裡有一些禪機,心地有一些禪味,就不會顛倒了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