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 從


一個偉大的人物,在信他的人眼中他是神,他是佛;在不信他的人眼中,卻可能是魔鬼。所以一個偉大的人物,不是一切都是非常順利的,有時候愈是偉大的人物,他所遭遇的麻煩愈是多。
盤珪永琢禪師在說禪時,信徒們總是把他說法參禪的禪堂擠得水洩不通,因而引起了信仰不同的外道嫉妒,有一個外道就決定到盤珪禪師的禪堂找他辯論。
「喂!禪師!」盤珪正在說法時,這名外道突然在外面吼著,並說:「盤珪禪師,您在這裡說法,有很多人尊敬您、信服您,但我卻不服您,現在,您能讓我服從您嗎?」
盤珪禪師不慌不忙的對外道說:「請到我的左邊來,我可以做給你看。」
外道即刻推開大眾,走到禪師的左邊。
盤珪禪師看了就說:「你距離我那麼遠,還是請到我的右邊來,比較好說話。」
外道又昂然的推開眾人,站在盤珪禪師的右邊。
盤珪禪師笑著說:「啊,不對,你還是站到我的前面來,我們也許可以好好的談談。」外道不知道盤珪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就走到中間,看禪師要跟他說什麼。


當外道走到禪師面前的時候,禪師就說了:「你看!你不是已經在服從我了嗎?我想你一定是個非常隨和、非常隨緣的人,你是非常虔誠尊敬佛法的,現在,就請你坐下來聽佛法吧。」
像盤珪禪師這樣的機智,這樣的方便權巧,讓外道也無可奈何。禪能征服一切,誠不虛也



禪與牛


石鞏慧藏禪師某天在廚房作務,馬祖道一禪師看見了就問:「你在做什麼?」
石鞏禪師答說:「牧牛。」馬祖禪師再問:「怎麼牧?」
石鞏禪師回答:「牛想跑時,我就拽住牛鼻子,將牠拉回來。」馬祖禪師聽了非常歡喜,讚美說:「你真的知道如何牧牛了。」
後來,馬祖道一禪師的弟子百丈懷海禪師在接引學子時,也常以「牧牛」來譬喻。有學僧問百丈:「學人想學成佛,請慈悲指示弟子如何入門才好?」 


百丈禪師回答:「就像騎牛覓牛。」學僧再問:「如果找到了牛呢?」
百丈禪師說:「那就騎牛回家。」學僧又繼續追問:「如何保證牛不再跑了呢?」
百丈禪師聽後,安然回答:「將牛看緊,不讓牠去踐踏別人的稻田。」
與百丈同是師兄弟的南泉普願禪師,有一天在散步時,看到浴頭(管理浴室的職事)正在燒水,就順口說:「水燒好後,不要忘記請水牯牛洗澡。」
浴頭燒好水就來方丈室請南泉入浴,還沒開口,南泉就問:「你來做什麼?」
浴頭回答:「要請水牯牛洗澡。」南泉禪師說:「繩索拿來了沒有?」浴頭一時無言。
南泉禪師說:「若是百丈禪師,他就不會忘記要帶繩索。」
嗣承百丈禪師之法的溈山靈祐禪師,將要示寂時,有學僧問:「老師百年之後,會到什麼地方去呢?」
溈山禪師說:「到山下人家去做一頭水牯牛。」
學僧問:「那我能跟老師一起去嗎?」
溈山禪師說:「你若跟我去,別忘了帶一把草。」


溈山靈祐禪師,不求證涅槃,不求生佛國,但願百年之後,在山下尋常百姓家,做一頭水牯牛。自古禪師皆不求作佛,但求開悟,實是禪者偉大之處。有其師必有其徒,有一學僧也要跟去做水牯牛,溈山禪師還叫他別忘記帶一把草,意謂禪者要獨立生存,使人生起「稽首溈山水牯牛,一把青草萬事輝。」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