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音樂文章~ 都有音樂喔~                                                                                      

                                                                                       
























 

 



 



一路順風


有一天夜裡,洞山良价禪師講經說法時沒有點燈,學僧能忍詢問為什麼不點燈,洞山禪師就叫侍者立刻點燈,然後對能忍說:「請你到我的面前來!」能忍便依言走到洞山座前。
此時,洞山禪師對侍者說:「去拿三斤點燈的油來,送給這位上座。」
能忍聽後,甩甩袖子走出講堂,他不知道,洞山禪師的意思是慈悲?諷刺?抑或還有別的意思?經過一夜的參究,他終於若有所悟,於是立刻拿出全部積蓄,舉辦齋會,供養大眾。然後他留在大眾中繼續參禪,三年後,向洞山禪師告辭,意欲他去。
洞山禪師沒有挽留,只說:「祝你一路順風。」
這時,雪峰義存禪師恰好站在洞山禪師身邊,等能忍走到門外,雪峰就對洞山禪師說:「這位禪者走了以後,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來?」
洞山禪師回答:「他知道他可以走,卻不知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再回來。你若不放心,可以去僧堂看他一下。」
雪峰隨即跟了出去,誰知能忍禪者回到僧堂後,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化了,雪峰趕緊報告洞山良价禪師。
洞山禪師聽了就說:「他雖然是死了,卻比我遲了三十年。」
禪僧能忍要求洞山禪師夜裡說法開示時點燈,以及洞山禪師隨即叫侍者點燈的舉動,原都是人之常情。但是,洞山囑侍者再以三斤燈油相贈,這就不尋常了。可以說這是洞山特別慈悲,也可以說是洞山諷刺能忍的貪求。無論如何,能忍還是捨去貪求,悟道了。
三年後,能忍世緣已了,告辭入滅,洞山還祝他一路順風,在禪者眼中,生死就如回家一樣。洞山自己還活著,卻說能忍比他遲死了三十年,表示洞山禪師早於三十年前,便已悟知生死一如,法身理體與生活一如了


   


艱難一忘


某天,趙州從諗禪師問溈山靈祐禪師:「什麼是歷代禪宗祖師的意圖?」溈山禪師不答,卻叫侍者把自己的椅子拿來。
趙州禪師就說:「自從我成為一寺之主以來,還沒有見過一位真正的禪者。」
這時,旁邊一位年輕的學僧問說:「假如你碰見真正的禪者,你會怎麼樣?」
趙州禪師答:「一把有千鈞之力的弓箭,是不會為打一隻水溝裡的老鼠而拉弓的。」
學僧又問:「什麼人是諸佛的師父呢?」
趙州禪師回答:「南無阿彌陀佛。」
學僧問:「南無阿彌陀佛是誰?」
趙州禪師答:「是我的徒弟。」
學僧拿這話去問長慶慧稜禪師:「趙州禪師說阿彌陀佛是他的弟子,我們是肯定他呢,還是放棄他呢?」
長慶禪師說:「假如向兩頭去探索,就不明白趙州的真義。」
「趙州的真義究竟是什麼?」學僧問。長慶禪師彈出一指,可是學僧不明其意,因此繼續隨趙州參學。一天,趙王請趙州禪師說法,趙州登上說法的寶座後,卻開始誦經。
學僧就一旁提醒:「人 家是請 老師說法,不是請老師來誦經的。」
趙州禪師反問:「難道佛門弟子不可以誦經嗎?」
又有一次,大家都在誦經,趙州禪師卻端坐不動,也不誦經。
學僧問禪師:「為什麼不誦經?」
趙州禪師回答:「幸虧你對我說誦經,否則我幾乎都忘記了。」
在禪門古德中,趙州是一位非常風趣的人物。他敢說自己是阿彌陀佛的老師;你請他說法,他誦經;你在誦經,他卻沉默禪思。他不是行事隨便,愛唱反調,禪者要超越對待,超越形象,做到一個「忘」字,忘你、忘我、忘情、忘境、忘是、忘非、忘有、忘無,自古艱難在一「忘」。
禪,忘了一切,就擁有了一切。



 



 

 

下一張(熱鍵:c)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