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鐘如佛


晨鐘暮鼓是佛教裡最美妙的聲音。鐘是寺院裡的號令,清晨的鐘聲是先急後緩,警醒大眾,長夜已過,不可以放逸沉睡。而夜晚的鐘聲則是先緩後急,提醒大眾,要覺昏衢、疏昏昧,所以叢林的一天作息,始於鐘聲,也止於鐘聲。
有一天,旃崖奕堂禪師從禪定中起來時,剛好傳來陣陣悠揚的鐘聲;禪師特別專注地豎起心耳聆聽,待鐘聲一停,忍不住召喚侍者,詢問「今天早晨司鐘的人是誰?」
侍者回答:「是一個新來參學的沙彌。」
奕堂禪師要侍者將這沙彌叫來,問說:「今天早晨,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在司鐘呢?」
沙彌回答:「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情,只是為了打鐘而打鐘而已。」
奕堂禪師說:「不見得吧?你在打鐘時,心裡一定有念著些什麼,因為我今天聽到的鐘聲,高貴響亮,那是正心誠意的人才敲得出來的音聲。」
沙彌想了想,然後說:「報告禪師,我尚未出來參學時,家師告誡我,打鐘時應該要想著鐘即是佛,必須虔誠齋戒,敬鐘如佛,以入定的禪心和禮佛之心來司鐘。」
奕堂禪師聽了很滿意,又提醒說:「你往後處理事務時也不可以忘記,都要保有今天早上司鐘的禪心。」
這位沙彌從童年起,就養成恭敬的習慣,不但是司鐘,連做任何事都謹記著師父和奕堂禪師的開示,保持著司鐘的禪心,他就是後來的森田悟由禪師。


奕堂禪師不但識人,而且從鐘聲裡也能聽出一個人的品德,這也由於他自己是有禪心的人。諺云:「有志沒志,就看燒火掃地」、「從小一看,到老一半」。森田雖小,連司鐘時都曉得「敬鐘如佛」,因為有這樣的禪心,難怪長大以後,成為一位傑出的禪者。所以凡事帶有幾分禪心,何事不成?



 

維那挨打


臨濟義玄禪師有一次與大眾出普坡(勞動服務),看到黃檗希運禪師遠遠走來,他就拄著鋤頭不動,站在原地。黃檗禪師走近問說:「你是不是太累了?」
臨濟禪師說:「我還沒有開始工作,怎麼會太累了?」
黃檗禪師聽了,隨手就一棒打過去。臨濟禪師抓住黃檗禪師打過來的棒子,用力一推,便把黃檗禪師推倒在地。臨濟上前把黃檗禪師扶起,口裡說:「對不起,把你推倒了,現在,我拉你起來。」
黃檗禪師說:「不必了!我根本就沒有跌倒,何必要你來拉?」
臨濟禪師就將手收回,黃檗禪師叫說:「維那(相當於訓導長的僧職),趕快扶我起來!」
維那上前將黃檗禪師扶起來,說:「臨濟把您推倒,老師千萬不要原諒這個無禮的漢子。」
黃檗禪師站起來之後,立刻棒打維那。臨濟禪師在旁一面鋤地,一面說:「其他地方都是火葬,我這裡卻是一起活埋。」意思是,參禪就是要把動靜、來去、榮辱、起臥等對待的分別意識,全部拋棄,全部埋葬。
溈山靈祐禪師後來聽到這段公案,就問仰山慧寂禪師:「黃檗禪師不打臨濟,卻打維那,不知他的用意如何?」
仰山禪師回答:「真正的小偷跑掉了,卻讓追捕的人挨揍。」意思是說,超越的人永遠解脫,拘泥的人只有挨打!
禪師們的打罵,往往是在「接心」,是在「傳法」,我們不可用世俗的觀念來衡量。黃檗禪師舉棒打臨濟,是要把禪法交給他負擔。臨濟禪師把他推倒,表明自己早已直下承擔,何必你來傳授。黃檗拒絕臨濟扶持,是說我在如如不動之中,何勞你來拉呢?維那挨打,只怪他多嘴,不懂得禪心罷了。
禪非常簡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Photobucket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