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可以為你忙

佛光禪師有一次見到妙順學僧的時候,問道:「你來此學禪,已有十二個秋冬,怎麼從來不向我問道呢?」


妙順回答道:「老禪師每日忙碌,學僧實在不敢打擾。」
一過又是三年。有一天,佛光禪師在路上又遇到妙順,再問道:「你參禪修道上有沒有什麼問題?怎麼不來問我呢?」
妙順禪僧仍回答:「老禪師很忙,學僧不敢隨便和您談話!」
又過了一年,妙順學僧正巧經過佛光禪師禪房,禪師又再對妙順禪僧說道:「我今天有空,請進來禪室談談禪道。」 


妙順禪僧趕快合掌作禮,說道:「老禪師您忙吧,我怎麼敢占用您老人家的時間呢?」
佛光禪師知道妙順禪僧過分謙虛,不敢直下承擔,再怎麼參禪也不能開悟,看來非採取主動的手段不可,所以在又一次遇到妙順禪僧的時候就問道:「學道參禪,要不斷地參究,你為何老是不來向我問道呢?」
妙順禪僧還是說道:「老禪師您很忙,學僧不便打擾。」
佛光禪師當下大聲喝道:「忙,忙,究竟為誰在忙呢?我也可以為你忙呀!」
佛光禪師的一句「我也可以為你忙!」,驀然打進妙順心中,當下有所領悟。
有人太顧念自己,不顧念別人,一點小事就再三煩人;有人卻太顧念別人,不肯絲毫為己,最後錯失機會。禪的本來面目,就是直下承擔。當吃飯時吃飯,當修道時修道,當發問時要發問得確實,當回答時要回答得肯定,不可在似是而非裡轉來轉去。
修道途中,自己要勇敢、要承擔,不可拖延。我可以為你忙,你為何不要我幫忙呢?人我之間不需分得那麼清楚。禪是一個機鋒,在機鋒的那一刻,不必客氣,就直下承擔吧!
 





一天走多快


龍德村的李侯,非常敬仰汾陽善昭禪師,三番兩次表示要善昭禪師至承天寺當住持,禪師厭煩俗務,但使者苦苦哀求,不得已就考問眾弟子說:「我怎麼能夠丟下你們而一個人去做住持呢?如果帶你們去,你們又都趕不上我。」
有一個弟子便向前說:「師父!我能跟您去!我一天可以走上八十里路。」
禪師搖搖頭,嘆口氣說:「你走得太慢了,趕不上我。」


另一個弟子高興喊道:「我去!我一天能走一百二十里路!」


禪師還是搖搖頭說:「太慢了!太慢了!」
徒弟們面面相覷,紛紛猜測師父的腳程到底快到什麼程度?這時有位弟子慢慢地走出來,向善昭禪師叩首道:「師父!我跟您去。」
禪師問:「你一天走多快?」
那弟子說:「師父走多快,我就走多快。」
善昭禪師一聽,便高興地微微一笑,說道:「很好!我們走吧!」
於是善昭禪師就一動也不動地坐在法座上微笑圓寂了,那個弟子也恭恭敬敬地站在法座旁立化了。
禪者,什麼功名利祿都不會動心,連生死都不畏懼,在生死前那麼自由,他還要做什麼住持呢?人們常常追求金錢名譽,為名利所苦,禪師則不受世間聲色欲望的迷惑,因為在禪的寬闊天地裡,上下四方都可以供他馳騁縱橫,解脫自在。甚至於生死臨頭時,禪師們也具足了脫的本能及超越的量。




穿衣吃飯


古來的禪僧們,有人和他們談禪論道,你跟他說有,他用「無」給你做答案;你跟他說無,他跟你以「有」做回答;你談相,他論性;你說性,他跟你說相。不是故意唱反調,有時候他是見你在左了,便用右把你帶回到中道;見你在右了,便用左把你帶回到中道。


有個禪僧問睦州道明禪師說道:「我們每天都要穿衣吃飯,並且天天重覆,今天穿衣吃飯,明天還要穿衣吃飯,後天也要穿衣吃飯,實在非常的麻煩。請問禪師,如何才能免除這許多麻煩?」
睦州禪師回答地非常妙,他說:「每天穿衣吃飯!」
這個禪僧坦誠的說:「我不了解。」
睦州禪師斬釘截鐵的告訴他道:「如果你不了解,那你就每天穿衣吃飯。」
我們要怎麼學禪?禪是單純的,禪是不離開生活的;你吃飯吃得很美味,睡覺睡得很安然,就是禪。衣食住行、行住坐臥,本來就是禪,何必嫌麻煩呢?禪的妙用,就如禪師們常說的:「你有拄杖子,我奪卻你的拄扙子;你無拄杖子,我給你拄扙子。」就是要你不可在有無上分別,要把有無調和起來。所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精神和物質是一體的,本體和現象也是一如的,所以禪並沒有離開生活。
平常人要穿衣吃飯,成佛悟道後,仍然要穿衣吃飯,所不同的只是穿衣吃飯的感受和意義有區別罷了。因為沒有悟道,所以穿衣吃飯是累贅;若悟道了以後,穿衣吃飯都是解脫。甚至在禪者的眼中,煩惱也是解脫,生死也是解脫,只要有禪心,就能「平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一片菜葉


唐朝時有三位在禪宗史上很有名的禪師,分別是雪峰義存禪師、巖頭全奯禪師、欽山文邃禪師,三人常結伴到各處雲遊參訪。
一天,三人走累了,肚子也餓了,很想找個村莊托缽乞食,這時正巧來到一條河邊,河面上飄著一片菜葉。
欽山禪師說:「你們看,河裡有一片菜葉,可見上游一定有人居住,我們再往上游走,一定有人家可以吃飯。」
巖頭禪師也說:「你們看這片菜葉還這麼新鮮,這麼好,就讓它隨水流走,好可惜啊!」
雪峰禪師接著說:「這上游的村民這麼不知道愛惜物力,輕易讓那麼好的菜葉隨水流走,真不知惜福,不值得我們教化,也不值得我們托缽乞食。我們還是到別處村莊乞化吧!」
正當這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在談論時,忽然看見一個人匆忙地沿著上游岸邊飛奔而來。
這人見到三位禪師急忙問道:「請問師父,您們有沒有看到水面有一片菜葉漂過 ?我剛才洗菜時不小心,一片還很好的菜葉隨水流走了。我現在要趕快把它找回來,不然太可惜了。」
三位禪師聽了,哈哈大笑:「這些百姓這麼惜福,實在很有佛緣,我們就到那邊去教化吧!」


一片菜葉原本不值什麼,但是,任何物質在禪師眼中,看見的不是物質本身的價值,而是它在心中的價值。所以,禪師們看一花一木,都是整個世界;一沙一石,也能見出所謂的大千世界。雖然是卑微的東西,可是我們都能珍視,都能惜福,世間何物不寶貴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寶石慈玄慈惠堂 的頭像
寶石慈玄慈惠堂

寶石慈玄慈惠堂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