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於孤獨,才能真正從容

生活在表象親密、內在孤獨的年代,
你我更需要解構親密、學習獨處。
畢竟,唯有懂得孤獨,才能夠開展內心的遊歷,
通過一趟深刻的心靈之旅找到自己,
同時找到一份與人、與環境、與宇宙萬物共存共榮的親密關係。

李菁菁

沒有比這個時代更不孤獨的時代。無所不在的傳媒,日新月異的通訊,把世界緊緊聯繫在一起。我們能夠接聽來自各地的電話,透過視訊與遠方會議,彈指間發出上百封信函。我們隨時隨地被找到,人人擁有兩個以上電子郵箱,三組以上電話號碼。


也沒有比這個時代更孤獨的時代。霓虹璀璨的夜市流蕩著多少寂寞芳心,人們下班後寧願對著虛擬世界說話。八點檔肥皂劇長期罷占精華的休閒時光,寵物店、水族館三步一店、五步一家。假期裡,「背包族」遠赴異域尋找心靈故鄉,「月光族」泡在商場瘋狂刷卡。


這是個表象親密、內在孤獨的年代。


心理學家分析:「童年時期被迫獨處的無助感受,是孤獨感的源起。」而精神醫學也強調,親密的人際關係才是精神與人格健全最重要的標誌,是人生幸福唯一的源泉,並將孤獨視之為病態;於是,孤獨挾帶沉重的負面印象,迫使人們相信:「孤獨是可恥之事。」因此無不藉由攀緣外力,強烈抗拒著孤獨。有人投身繁忙工作,有人組織溫暖社群,也有人熱心公益,只要有所依恃,就能化解教人尷尬的孤獨狀態。


然而,孤獨真有如此面目猙獰嗎?歷史上,多少天賦異稟之人,在孤獨中創造經典,完成自我。如哲學家康德、維根斯坦,如科學家牛頓、音樂家貝多芬,如釋迦牟尼佛……。他們沒有建立家庭,但其身世閱歷、性情氣質中所蘊藉的人格風韻,都將孤獨的內涵,演繹得淋漓盡致。


也許創造性的活動,必須觸及心靈深處的思想情感,需要時間沉澱,需要在孤獨狀態下進行內在的整合,然而,又有誰不需要通過孤獨,感受自我意識的覺醒,捍衛獨立思考的空間,流放內在精神的自由,讓無盡的想像翩飛,教稍縱即逝的智慧沉潛……。孤獨的人,可以更清醒地自省,更好地自知,在精神上獲得成長。


身為醫生的安東尼斯托爾在寫下《孤獨》這本書時,一方面肯定人際關係的價值,同時也倡議了孤獨的正面作用,為孤獨「正名」。他分析,每個人心中都存在兩種驅力:一種力量促使我們希望向友誼、愛情等親密關係靠近,另一種力量又促使我們獨立自主、遠離人群。其所呈現出來的,是兩種可並行不悖的生活方式──交往與獨處。


於是我們發現,一個善於孤獨的人,才是真正從容的人。因為他們可以把人際交往的需求和獨處的需求,很好地平衡,從不失控。無須繁忙代替空虛,也不讓無謂交際侵占寶貴的獨處時光。對他們來說,孤獨就像大智若愚的道,大勇若癡的意境,是洗滌心靈的清涼劑,也是滄海逍遙、笑傲江湖的英雄本色。


要生活在表象親密、內在孤獨的年代,你我更需要解構親密、學習獨處。畢竟,唯有懂得孤獨,才能夠開展內心的遊歷,通過一趟深刻的心靈之旅找到自己,同時找到一份與人、與環境、與宇宙萬物共存共榮的親密關係。




(法鼓文化/人生雜誌電子報第279)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