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泉普願一個人住在草庵獨修的日子裡,有一次來了一位僧人,南泉告訴他:「我去山上幹活,等一下你自己做飯,自己先吃,然後送一份到山上給我。」


南泉就上山忙去了。


那僧人不久做了飯,自己吃飽了,竟然就到床上睡午覺,也沒送飯給南泉。


南泉左等右等,等不到飯,又走回庵來。看見僧人臥睡,他也臥睡在另一邊,僧人居然就不睡,起來就離開了。


後來南泉常說:「以前我住庵時,有個靈利的禪僧,功夫了得,可惜不知下落何方。」


 


  這位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來的僧人,果然是筆者常懷想的,隱於人寰的禪門高手。


  僧人沒說一言半語,為什麼南泉盛讚他是「靈利道者」?


  公案中,南泉本來事交代一件平常的瑣事,但這僧人具有非凡手眼,把瑣碎事提升到第一義諦來處理。南泉說:「你自己做飯自己吃,再幫我送一份上山來。」試問:開悟,不正是一件「自己做飯自己吃」的事嗎?開悟啟是可以「幫我送一份上山來」?


  僧人掌握了這一禪機,吃過飯後,就臥在床上,也有了名堂,象徵了安住於佛性不向外攀緣尋覓。


  南泉的高明,在於他的警覺力,他顯然也立刻發現僧人的不送飯的真正心意,所以他回庵後,也隨之臥在床上,表示「汝如是安住佛性,我亦如是」。


  既然兩個同是圈內人,多於寒暄語可省,僧人下床就走,走的行雲流水,點塵不沾。


這般靈利、超逸之人,難怪令人懷念不已。


 



 


以上文章出自  廖閱鵬-禪趣60-禪與生命的對話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