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州與文遠提議來玩論議的遊戲,規則是比輸不比贏,誰贏了就要讓出水果給人吃。


文遠爽快地說:「請和尚出題吧!」


趙洲說:「我是驢子。」


文遠說:「我是驢子的胃。」


趙洲說:「我是驢子的大便。」


文遠說:「我是大便中的蛆蟲。」


趙洲說:「你在大便裡幹嘛?」


文遠說:「我在大便裡渡假!」


趙洲說:「好吧!我輸你了,把水果拿來吧!」


 


  文遠是趙州的侍者,趙洲很喜歡跟他開玩笑。有一回,趙州上廁所時,見文遠從旁走過,趙州召喚他,文遠應聲,正想走過來,趙州卻跟他說:「廁所中不可以跟你說佛法!」差點沒把文遠的肚皮笑炸!


  本公案中,兩人互相比賽誰能把自己貶到最低賤不堪。注意!當趙州說「我是驢子」,或文遠說「我是糞蛆」,他們不是吹吹牛而已,而是真的有物我一如的證量,主客同時能容於無我空性。


  最後,趙州實在佩服文遠的巧思,居然說得出「我在大便中渡假」的富於原創力的雋語,便認輸了!其實,輸贏又有什麼可分別呢?古人說:「勝亦可喜,敗亦欣然。」你瞧!輸的人才能吃水果呢!


  當蛆優遊於滋養肥美的糞便上,人們應可同裡到,蛆可覺得自己宛在天堂,樂不可支。


  有淨穢觀念的人,遠離惡臭噁心的糞便;沒有淨穢之別的蛆,卻快樂逍遙。


這就是人生精確寫照。


 



以上文章出自    廖閱鵬-禪趣60-禪與生命的對話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