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8月9日一惠法師分享

 

讀經典,當它是一部經典時你會覺得它深奧難懂,當它是一個人的生活典故後,那就不一樣了!

多年以前我讀過楞伽經,經裏面所寫的除了知道它是文字可說一無所知,時間不同,同樣是一部楞伽經,

如今看在眼裡是絕然不同,一份感動、一份讚嘆、一份莫名的喜悅,感動佛的慈悲,讚嘆佛的智慧,

喜悅心中的疑問找到了答案,看這部經典真是讓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絕非我愛哭,

出家人是不能哭的,但我就是忍不住,佛與大慧菩薩的一問一答,沒有一句一話不是在談自性本然,

沒有一段不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談起如何見性、什麼是真如,句句離中道見真實,過去的我總覺得所有的解經總是有個框框,

框框在哪我不知道,就這樣我一直想找一個沒有框框的佛法,如今一部楞伽經讓我一目了然,

解經步離開我識,也沒離開法,執一部楞伽經讓我看橫豎十方浩然大海的佛法,

原來佛用他一生的生活告訴了我們成佛的方法,佛無住一法,實實在在用真如面對一切眾生,

讓每一位眾生決受他的真如而得成就,我想這部是我們一般凡夫所能做到的,

所以他成佛我們仍然在苦海中輪迴,因我們的我執妄念站滿了我們的心,遮住了我們的真如,

所以我才說是一部經的話是很難懂的,若只是生活那就比較容易融入了,

佛的行住坐臥皆自在心不住,我們要學習心不住,才能見到真如。

在我的大殿供奉的是一大尊的阿彌陀佛,背面我請畫家畫了一幅西方接引圖,

幾乎所有的人都問我修淨土宗喔,我總是笑笑的說我師父是臨濟宗的,你認為我是哪一宗呢?

真如楞伽經所言以相立宗,我常常想我有韋陀、伽藍、文殊、普賢更有釋迦佛與觀音,

怎麼大家見大就分別了呢?不管拜哪一尊、哪一宗,最終不是一樣嗎?

就是舊路回家找回真如本性嗎?為什麼選擇供奉阿彌陀佛?大家都認識祂比較好清淨,

而我的心一心想了脫成佛,希望幫助眾生離苦得樂,就這麼一個願。阿彌陀佛

 

我識指的是我們人在生活中從出生到學習到成長所學習所認知的意識。

 

                                                              ~釋一惠8月9日中午於竹林精舍筆~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