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想要修練武功的年輕人,跟隨著一位大師習武。


這個年輕人算得上資質不錯,而且十分的認真練習,但他卻覺得他好像總是沒有進步。


不過他並沒有放棄,仍是每天勤奮的在竹林裡,練習著大師所教導的武功。


每次當他挫敗覺得沮喪的時候,他總是咬緊牙關繼續撐,繼續練,不斷告訴自己,忍不下去的時候,再多忍一分鐘。


就這樣,他一年又一年的撐過,足足撐了十年。


但這一天,他終於撐不下去了。


他喪氣地跪在大師的跟前,說:「師父,我不斷的習武,從日出到日落,從無間斷,已經十年了。」


大師捻了捻蒼白的鬍鬚,說:「是的,你很勤奮,是個很好的徒兒。」


年輕人聽了更加沮喪的說:「師父,那為什麼我還是沒有進步呢 ?


大師望向他,若有所思了一會兒,一抹微笑在他的臉上漾開。他說:「孩子,你看看外面的竹子。」


年輕人望向他平常習武的竹林,大師繼續說,


「當年,我種這片竹林的時候,我把它種進土裡以後,足足十二年,它們一動也不動。我每天清晨打水灌溉,期盼著他們探出地面,足足十二年的等待。」


年輕人聽了,低頭不語。


「十二年後忽然有一天清晨,我看見它們探出地面 !


年輕人抬起頭,一臉驚訝。


「接下來的六個星期,他們迅速成長,便長成了你現在所看見的樣子。」


年輕人似乎欲言又止。


「孩子,你認為,這些竹子,他們花了多少的時間成長呢 ?


年輕人想了想,不太肯定的說:「難道不是六個星期嗎 ?


 


大師笑了笑:「不,雖然你眼睛所看得見的部份,他們好像只花了六個星期就長大了,但實際上,他們一共花了十二年又六個星期。」


……


「孩子,前面的那十二年,我雖然看不見他們探出地面,他們好像一動也不動,但事實上,他們正在向下紮根,他們的根在那十二年當中,可能爬到了很遠很深的地方,去吸取他接下來成長時所需要的養份。」


「那十二年,他們並非就只是躺在那裡,而是為了未來在準備著他們所需要的一切。」


「你能說,他們白白浪費了十二年嗎 ?


年輕人這才恍然大悟。


----------------------------------


人生很多時候的努力,在當下是看不見成果的。看不見,也不代表它不存在,看不見,也不代表它不會發酵。


或許,它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的累積,需要多一點的耐心,讓它在幾經反覆的磨合以後,磨出自己的光芒。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