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吼


徑山鑒宗禪師門下有五百位年輕的學僧,但真正用心參學的,沒有幾人。所以黃檗希運禪師就叫臨濟義玄禪師到徑山禪師那兒去參學,起一些帶頭作用。
臨濟禪師出發前,黃檗禪師問說:「你到了徑山禪師那裡,要怎麼請示呢?」
「到時我自有方法。」


到了徑山禪師那兒以後,臨濟禪師直入法堂去拜見徑山禪師。徑山禪師剛一抬頭,臨濟禪師就大喝一聲,然後掉頭就走。
一位學僧見狀,上前問徑山禪師:「剛才那位年輕法 師對 老師說了些什麼?為什麼敢對您大聲吼叫呢?」
「他是黃檗禪師門下的弟子,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何不自己去問他?」
「我們就是不知怎麼去問?」
「你們難道不會也大吼一聲嗎?」
學僧們異口同聲地說:「這倒非常簡單!」
徑山禪師聞言大喝一聲,問說:「我這一喝,是什麼意思?」學僧們面面相覷,茫然不知如何應對。
徑山禪師說:「那麼一喝,上通天堂,下達地府,豎窮三際,橫遍十方。你們五百學人,大多放逸散漫,猶如聾啞,怎麼能懂得獅子的吼聲?」
五百學僧若有所悟,從此各自分散,四處參學。
徑山禪師在古德中,是一位證悟很高的禪者,從不方便的觀機逗教,以啟發後學,經臨濟禪師一喝,振聾發瞶;徑山禪師知道禪者教導後學,契理容易契機難。所以,自己也大喝一聲,方便地遣散十方學子到各地去尋找有緣人。
自古以來,所謂大德者,風格雖各有不同,但不會矇混學者,這正是禪師們的直心與慈悲。






石頭獅吼


唐朝的石頭希遷禪師肉身不壞,他的遺體現今還在日本,就是石頭和尚。
他初到南台,住了一天之後,次日去見六祖大師弟子南嶽懷讓禪師,說道:「昨天我到達時,看見有一個荒唐的青年禪僧,如如不動地坐在石頭上。」其實,那位青年禪僧就是他自己。
第二天,懷讓禪師吩咐侍者,到山門外調查坐在石頭上的禪僧是誰,並說:「假如就是昨天剛來的那位青年禪僧,你就責備他在玩弄什麼玄虛。假如他承認是他本人,你就說:『石頭上的東西移植後,還有活的可能嗎?』」意思說你既自以為是石頭,何必動來動去呢?


侍者依言去問石頭希遷,希遷禪師回答:「諸佛如來的世界裡,沒有可搬動的東西,也沒有死活這句話。」
侍者也照樣回稟了希遷的話。懷讓禪師聽後,自語著說:「這個禪師的後代子孫,將使天下人噤若寒蟬。」
然後他派侍者再去考問希遷:「如何才算是真正的解脫?」
希遷反問:「誰綁住你了?」
「什麼才是淨土?」
「誰污染了你?」
「什麼才是涅槃?」
「誰把生死給了你?」
侍者回來轉述給懷讓禪師聽,懷讓雙手合十,一言不發。
六祖惠能大師門下有兩大弟子,一位是青原行思禪師,一位是南嶽懷讓禪師,兩人已是當代宗師,而他們對石頭希遷禪師一致的評價是:「在那石頭上,能聽到獅子的吼聲!」
石頭希遷禪師在討論問題時,常以問作答,正如六祖大師「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說法。故而所謂束縛,原來是自己束縛自己;所謂汙染,原是自己汙染自己;所謂生死,原是自己沉淪生死苦海,並非由誰造成。本來是石頭如如不動,無死無活,我們卻庸人自擾。所以,懷讓禪師才要我們聽聽石頭上的獅子吼。


 




 












感恩 嗡嘛呢唄咩吽荷麗(淨德) 的播放盒~~~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