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張(熱鍵:c)

                 







 



不是傳聲筒


有一位參禪的學僧去拜訪山岡鐵舟禪師,要求鐵舟禪師講解《臨濟錄》。
鐵舟禪師說:「要聽《臨濟錄》,最好去找圓覺寺的今北洪川禪師。」


學僧回答道:「不,我已經聽過洪川禪師的講述,您是天龍寺滴水禪師的真傳弟子,我一定要聽聽您的講解。」
鐵舟禪師再三推辭不得,只好帶著這位學僧到一處練武的場地一起練武,直到兩人全身汗如雨下才停止練習。
練武以後,鐵舟禪師隨即帶著學僧回到原來的法堂,一面擦汗、一面微笑地對著學僧說:「怎麼樣?我的《臨濟錄》講得如何?」
學僧一聽大驚,鐵舟禪師只陪自己練了一趟武,何曾講過《臨濟錄》?
鐵舟禪師再繼續問道:「你說呀!我的《臨濟錄》講得如何?」
學僧不得已回答道:「禪師的《臨濟錄》難道只是一套劍譜拳術嗎?」
鐵舟禪師這時才懇切地開示道:「《臨濟錄》絕非紙上談兵,更不是從語言口舌上可以去了解,至於家師滴水禪師的講解,我更無從學起,因為我不是傳聲筒。」
學僧聽了以後,很不以為然地說:「照禪師這麼說法,歷代祖師大德,他們傳法傳心,不也都成為傳聲筒了嗎?」
鐵舟禪師進一步告訴學僧說:「傳法傳心自是傳法傳心,傳聲筒自是傳聲筒。」
「我不是一個傳聲筒!」這就是禪者獨特的風格;人云亦云,這是鸚鵡禪,與傳法傳心不大相同。
凡一切禪理乃至讀書,總要先自己消化、吸收,融會貫通以後,知之為知之,方可成為言說,所以禪者不作傳聲筒
 



好事不如無事


風趣幽默又活潑的趙州從諗禪師,曾提出一句禪話:「佛是煩惱,煩惱是佛。」
學僧不解,問道:「不知佛在為誰煩惱?」
趙州禪師答:「為一切眾生煩惱。」
學僧再問:「如何可以免除這許多煩惱呢?」
趙州非常嚴肅地反問:「為什麼要免除煩惱?」
有一次,趙州從諗禪師看到弟子文遠在禮佛,便用柱杖打了他一下:「你在做什麼?」
文遠答道:「禮佛。」


趙州禪師呵斥道:「佛是用來禮的嗎?」
文遠不解:「禮佛總是好事!佛當然是要給人崇拜的。」
趙州禪師指示:「好事不如無事。」
煩惱是病,佛道也是病。佛菩薩是為了一切眾生而病。佛陀降誕在娑婆世界,觀世音菩薩行化在娑婆苦海,地藏菩薩所謂「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佛菩薩既是為了救度眾生,他為什麼要免除煩惱呢?禮佛雖然是好事,但是切莫執著於「好事」(功德),無事才是真正的好事。
當初達摩祖師到東土來,梁武帝一見到他就問:「朕印經、建寺、造佛像,請問有何功德?」達摩祖師回答:「並無功德。」梁武帝不懂。我們自性法身裡的功德,那裡能在事相上求呢?印經造像這是有為功德,當然無法與無為的功德相比。


布施行善等有為的功德,固然是求佛,但是,禪不能光是求一點福德因緣而已,最主要是要讓般若智慧的法身自性現前。無事,才是真正的禪心法身的現前了。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