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風吹不動


宋朝的大學士蘇東坡曾在江北瓜州這個地方作官,他和江南金山寺的佛印了元禪師非常要好,儘管有長江相隔,這一僧一俗仍然常相往還。


有一次,蘇東坡自覺修持很有進步,作了一首詩詞,命書僮坐船送去給佛印禪師印證。
詩的內容是:「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大意是說:我現在拜佛,頂禮天中之天、聖中之聖的釋迦牟尼佛,覺得佛光普照到我,現在已經不再被「八風」所影響了。
所謂八風,是指生活中遇到的八種境界,即稱、譏、毀、譽、利、衰、苦、樂。
書僮把這一首詩送交佛印,佛印看了以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在上面寫了兩個字,就叫書僮原信帶回。
東坡原指望佛印禪師大大的稱讚,急忙自書僮手上取回詩文。一看,只見佛印在文上批了「放屁」二字,當下大怒,即命書僮備船,過河找佛印理論。
船快到金山寺時,遠遠看見佛印禪師早在江邊等候。東坡一見禪師就氣呼呼地說:「你我是至交道友,我的詩,我的修行,你不讚賞也罷,怎可罵人呢?」
禪師若無其事的說:「罵你什麼呀?」
蘇東坡把詩上「放屁」二字給禪師看。
禪師哈哈大笑說:「哦?你不是說自己已經『八風吹不動』了嗎?怎麼這會兒『一屁打過江』來了呢?」蘇東坡恍然大悟,十分慚愧。


修行、參禪、學道都不是口上說的,真正的實踐才是功夫。所謂「說道一丈,不如行道一尺」;說得天花亂墜,不如真正做到幾分。所以,禪不是在賣弄口舌,有沒有功夫、禪心,在行家面前絲毫是瞞不了人的。




四門示寂



鎮州普化禪師在臨濟義玄禪師座下參學,有一天,他在街上向人乞求法衣的布施,信者用上好的袈裟供養他,但他又不接受人們供養的法衣。
有人把此事報告臨濟禪師,臨濟就買了一口棺材送他,普化非常歡喜地說:「我的衣服買回來了。」
普化立刻扛起了棺材,跑到街上大聲叫著說:「臨濟為我做了一件法衣,我可以穿它去死了,明天上午,我要死在東門。」第二天,普化準時扛著棺材到了東門,一看,人山人海,都想來看此一怪事,普化對大家說:「今天看熱鬧的人太多,不好死,明天去南門死。」如此經過三天之後,由南門而西門,由西門而北門,再也無人相信普化禪師的話,大家說:「我們都給普化騙了,一個好端端的人,那有說死就死?再也不要上他的當了。」
到了第四天,普化扛了棺材至北門,一看,沒有幾個看熱鬧的人,就非常歡喜地說:「你們非常有耐心,東南西北,都不怕辛苦,我現在可以死給你們看了。」說罷,普化進入棺材,自己蓋好棺蓋,就無聲息了。


生之可喜,死之可悲,這是一般人的常態,而禪師卻以生死作為玩笑,說生就生,說死就死,所以,普化禪師化的緣不是衣緣,而是生死。一件衣服穿脫起來很容易,但生死這件衣服,往往是該穿的時候不肯好好穿,該脫的時候不肯好好脫。


所謂「生死一如」,即是超越生死,也正是普化禪師的人生觀。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