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佛祖』降生於〈公元前六二三年〉,他的父親名叫“淨飯”,是‘迦毗羅衛國’的“國王”,非常英明仁慈,母親“摩耶夫人”,是‘拘利國’的“公主”,為人十分賢慧。她四十五歲的時候,懷孕“太子”,已滿足了十個月,便在歸寧途中,距離國都約五英里的藍毗尼園,誕生了“太子”。傳說“太子”能周行七步,腳踏之處,現出七朵蓮花;且舉目四顧,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自言自語:『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當時天上飄落香花,還有‘九龍吐水’為“太子”沐浴。


父母晚年得子,喜出望外。當“太子”回宮後,全國舉行歡慶,有阿私陀修士來訪,說“太子”相貌莊嚴,預言將來可做統一全世界的『轉輪聖王』,或博學的『一切智者---佛陀』。父王對他寄予非常殷切的希望,所以特請著名的婆羅門教徒,替他取個名字,叫做『悉達多』,是吉祥及一切功德成就的意思。


淨飯王為“太子”建造一座舉世無雙,奇妙無比的宮殿,命名為“四時宮殿”;進入宮殿,四季如春,樓上閣下弦歌不絕,宮女歌妓侍立左右,不知人間還有春去秋來的淒涼,不知人生還有悲歡離合的悲緒.


幼年及少年時代


『悉達多太子』誕生七天,母親就去世了。姨母摩訶波闍波提,為淨飯王繼后,撫養“太子”。她把“太子”當作親生兒子一樣疼愛,使“太子”仍舊在幸福舒適中生活長大。


七歲時,“太子”開始讀書。淨飯王聘請名師教他學習梵文,由淺入深的研讀五明和四吠陀。聰明的“太子”,聞一知十,沒幾年〈十二歲時〉便博通了一切學問。後來又學兵法和武術,也都很快就精練了。在一次王家子弟的比武會中,他表演了優越的體力角鬥,和超人的射箭武藝:諸王子中最好的,只能一箭射穿三鼓,“太子”卻能一箭連穿七鼓。


十六歲時,父親就令他‘結婚’,娶的是鄰國公主“耶輸陀羅”。後來生下一個名叫“羅羅”的兒子。當羅羅出生時,“太子”嘆氣道:『羅羅有般奴。』意思是鐐銬鎖住了父親的頸項。


淨飯王很愛“太子”,希望他繼承王位,所以特別為他築了:『寒』、『暑』、『溫』三時宮殿,挑選許多宮人美女服侍他,讓他過著快樂的生活,但是『悉達多太子』對這世間的富貴、快樂,卻不感到興趣。


『悉達多太子』,是個王子,但他看見當時印度四階級的不平等待遇,十分不滿意。


他常想著:『首陀羅為什麼做奴隸?難道他們不是人嗎?有甚麼辦法,使他們過著自由平等的生活?』


有一次,『悉達多太子』隨著父王,到田野去遊玩。看見農夫在耕田,上身沒有穿衣服,在猛烈的陽光下曬著,全身是泥漿,大汗直流,氣喘不息。耕牛頸上勒著繩子,皮破血流,還要受農夫的鞭打。犁過的泥土,翻出許多小蟲,鳥雀飛來爭著啄食。“太子”生起慈悲的同情心,覺得為了求生存,貧民是多麼痛苦!而生命的互相爭鬥殘殺,更是一幕大悲劇!他便在大樹下靜靜的想著:『應該怎樣去救濟他們,讓大家過著合理的生活?』“太子”想得出神,幾乎忘記了回宮。


後來他出遊四城,遇見老人、病人、死人的痛苦情形,又看到出家修士的快樂神情,因此左右思維,知道任何人都逃避不了老病死的痛苦,且一切眾生為了求自己的生存,更做出種種罪惡,甚至不惜互相殘殺,造成種種悲劇,結果還是向著老、病、死亡的路上走,這悲慘的生命界,這矛盾不合理的人生,應如何去解脫痛苦呢?


這些問題,使“太子”不能安住於王宮,享受尊榮與富樂,終於在二十九歲那年的一個月圓光輝夜裡,下了最大的決心,拋棄了王位、財富,和父母妻子,只帶著侍從車匿,騎著犍陡白馬,偷偷的離開了王宮,越過了阿那瑪河,到深山曠野去追求痛苦的解脫與人生的真理。


『悉達多太子』出家以後,在阿那瑪河畔,自己剃掉頭髮,披起袈裟,叫車匿帶了冠服白馬回宮,車匿哭泣,白馬悲鳴,捨不得離開“太子”。


淨飯王看見車匿回來了,卻看不見“太子”同來,悲痛萬分,立刻派遣大臣去追他回來。但是“太子”出家的意志,非常堅決,對來追的大臣說:『我如果不覺悟真理〈成佛〉,誓不回宮。』國王無法,只得選了親族中的‘五個’青年,去跟隨“太子”修行。


“太子”向曠野前行,進入跋伽仙苦行林,看見那些苦行者,為求生天,而修種種苦行,覺得不是正道,立即要離開。苦行者見他的道志異常,告訴他到恆河南面的苦行林,去尋找名師,定可達到願望。於是他向南而行,越過恆河南岸,到了摩竭陀國,就在王舍城中乞食。


之後,走向‘班達峇巖’去。頻婆沙羅王知道了,特到‘班達峇巖’去訪問“太子”,要請他進宮去,供養一切飲食,並要讓給他王位,和贈送給他半個國土和財物,勸他還俗。“太子”因修道意志堅定,不願接受,頻婆沙羅王非常敬佩,對“太子”說:『你如果成佛,不要忘記度我。』“太子”說:『大王,我一定能如你的心願。』於是他向王告辭,朝著苦行林的路徑,再去尋找名師了。


“太子”同五侍從向追求真理的征途前進,訪問了當時著名的宗教師‘阿羅邏迦蘭’,和‘鬱陀迦羅摩弗’;可是他們的學說都不圓滿,不能滿足“太子”的希望,便離開他們,向他處尋訪。


“太子”在尼連禪河近處的宇奴唯拉村(URUVELA)修苦行,過了‘六年’極其刻苦的生活,日食麻麥,身體消瘦,四肢無力。後來自知過分的刻苦,並不能獲得真理,便放棄了苦行,接受牧牛女蘇耶妲(SUJATA)乳糜的供養,恢復了身體的健康。隨從的五個人,以為他失了道,就不再跟從他了。於是“太子”到尼連禪河去洗澡,把六年來的污穢洗掉,並下定決心要追求最圓滿的真理。


“太子”帶領五個隨從,來到尼連禪河的加者山苦行林中,為了尋求解脫,他靜坐思維,身不著衣,不避風雨,每日僅食一麥或一麻,堅持不懈達六年之久,身體已極度消瘦,但仍沒有找到真正解脫的方法。


『釋迦太子』自己一個人,渡過尼連禪河,走到迦耶山附近的菩提迦耶,時有哥草童子,先在一棵菩提樹下,用草鋪了一個座位,“太子”即在所鋪草座上面靜坐。他發出堅強的誓願:『我不成正覺,誓不起此座。』‘佛經’稱此座為“金剛座”。


“太子”來到伽耶山苦行林中,開始過其艱苦日子。他在樹下跏趺而坐,不分晝夜,不避風雨,不臥不起,一心修習禪定。有時山谷中的白猿摘取花果來供養。但他內心絲豪沒有懈怠的念頭。鳥兒飛來了,在他頭上做巢抱卵,撒尿拉屎,他不嗔怒,也不加驅趕,心性泰然。


『悉達多』結束苦行後,先到尼連禪河洗去了他身上六年的積垢,隨後接受了河邊牧羊女供養的牛奶,恢復了體力。隨從他的五個人見他這樣做,都以為他放棄了信心和努力,便離開了他,前往波羅奈城的鹿野苑去修苦行。


節錄自 【過去現在因果經】卷第三


〈本緣部〉


爾時“太子”。心自念言。我今日食一麻一米。乃至七日食一麻米。身形消瘦。有若枯木。修於苦行。垂滿六年。不得解脫。故知非道。不如昔在閻浮樹下。所思惟法。離欲寂靜。是最真正。今我若復以此羸身。而取道者。彼諸外道。當言自餓是般涅槃因。我今雖復節節有那羅延力。亦不以此而取道果。我當受食然後成道。


過了第七日深夜,傳說當這時候,“太子”在‘禪定’中現出魔境擾亂,即魔王波旬,派遣魔女來誘惑他,發動魔兵魔將來威嚇他;“太子”意志堅定,始終不被他所動搖,結果魔王被降伏了。這傳說,是說明了“太子”內心中克服情欲與威勢的心理過程。


降魔後,把精神全力集中起來,運用最高的智慧,去思考大地眾生的問題。終於在三十五歲那年〈公元前五八八年〉夜半,看見明星出現,豁然覺悟一切真理,完成了無上正覺。從此世人就尊稱他為『佛陀』,聖號就是『釋迦牟尼佛』。


『佛陀』所覺悟的真理是什麼?最重要的是緣起的理法,宇宙人生是從緣起而有的,萬法是由因緣和合共依存。例如我們的驅體是由父母生育為緣,而生命是自己帶來的業力為因,我們是自己過去所做的無明煩惱業力,所以招感這個身體果報,有了果報身體的生,那麼老、病、死,就不能避免,所以要解脫生老病死的痛苦,只有修道斷除根本煩惱的『無明』。


當『佛陀』在菩提樹下成道時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這是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可成佛,而不能成佛的原因,是無明煩惱障蔽了佛性。故『佛陀』的成道,是了悟緣起,斷除無明,慧光煥發,佛性顯現,內心清淨,然起了真理光芒,照耀人間。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節錄自 【佛說阿彌陀經】


『佛陀』成道後,就開始說法濟度眾生的工作。


最初,到鹿野苑教化憍陳如等五人,他們聽佛說四諦法得道後,就成為五比丘。這是教史上最早的僧伽。


又有波羅奈國,俱梨迦長者的兒子耶舍,和五十個同伴,一齊來跟佛出家。俱梨迦長者及夫人也來皈依『佛陀』,成為最早的優婆塞和優婆夷。


接著,『佛陀』獨自到迦耶山上,度化三迦葉兄弟,三迦葉是拜火教的領袖,大哥名優樓頻螺,有五百徒眾,二弟名伽耶迦葉,有二百五十徒眾,三弟名那提迦葉,也有二百五十徒眾,合共一千個徒眾集體來出家,大大提高了『佛陀』的聲望。


『佛陀』帶了三迦葉兄弟,和徒眾千人,到摩竭陀國去,頻婆沙羅王恭敬迎接,虔誠皈依,並且建築了竹林精舍,獻給『佛陀』與比丘們,這是佛教史上第一座寺院,也是『佛陀』在古印度南方說法的根據地。


『佛陀』在竹林精舍說法,王舍城內的著名異教徒,舍利弗和目犍連,也因崇拜『佛陀』所說的緣起真理,聯合他的徒眾二百人,跟佛出家。“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連”神通第一,成為『佛陀』轉法輪的助手。


不久,有摩竭陀國大富長者的兒子“摩訶迦葉”,來皈依『佛陀』,成為頭陀第一,後來『佛陀』涅槃,他就承受了『佛陀』的遺缽。


須達多長者皈依『佛陀』,並在憍薩羅國舍衛城建築祇園精舍,獻給『佛陀』說法道場,這寺院的規模比竹林精舍更為宏大。是『佛陀』在北方說法的根據地。憍薩羅的國王波斯匿和皇后末利夫人,也都來皈依『佛陀』,成為忠誠護法的佛教徒。


『佛陀』成道後的第六年,回祖國探望年老的父親。姨母波闍波提,和阿難陀等幾個堂弟及羅羅,也信佛,後來都出了家。當“淨飯王”高齡九十三歲那一年,已是病重垂危,『佛陀』特再回國為父王臨終說法,送終扶棺,布施財物,表示孝敬。


【觀佛三昧經】佛告父王:『一切眾生,生死中念佛之心,但能繫念不止,定生佛前。一得往生,即能改變一切諸惡,成大慈悲。』此乃世尊大慈至孝,勸父之言,唯勸念佛。可見種種行門,非不殊勝,但非凡眾之所能修。唯有繫心念佛法門,最是應機。但能依教念佛,定能往生。一得往生,便能轉惡成善。念佛之方便妙用顯示無餘。


『佛陀』回國省親,講經說法,王室宗親紛紛披剃出家。就連淨飯王的愛孫羅喉羅也隨『佛陀』出家做了“小沙彌”。過了兩年,『佛陀』的姨母帶著耶輪陀羅及五百宮女要求隨『佛陀』出家,『佛陀』慈悲讓她們出家為比丘尼,並且特制【八敬法】戒律,要求比丘尼眾遵守。


『佛陀』是大眾的安慰者與救護者,他把一切人,都當作自己的父母兒女一樣愛護,替生病的比丘洗滌膿血,替瞎眼比丘穿針縫補。釋迦族和拘利族爭水,他不辭勞苦,特地遠道去替他們調解。毗舍離疫症流行,『佛陀』不怕傳染,特別進城去安慰病人,教化病人,並且指導他們,國家應有民主的政治方法。


『佛陀』以慈悲無畏的態度,深入‘民間’,去傳播中道的真理,凡是同他接觸過的,聽他說法過的,無不深受感化,而衷心地信仰。


『佛陀』的信徒,從國王、后妃、大臣,以至貧民、乞丐、奴隸,應有盡有,遍佈社會的每一階層,這是他提倡慈悲平等,濟度眾生的偉大表現。


皓月當空,大地銀輝。『佛陀』在“竹林精舍”向一千二百五十諸比丘,宣說其深微妙法。而後,率眾弟子暫離“竹林精舍”,走向北方的“祗園精舍”,沿途不斷對民眾施以教化。喬薩彌羅國的國王波斯匿王聞佛說法,深受啟迪,當即皈依『佛陀』。


『佛陀』說法四十五年,席不暇煖地奔走,足跡踏遍了‘恆河’兩岸。到了八十歲那年,從摩竭陀國到毗舍離,在毗舍離的‘大林精舍’,作最後一次的教誨。這時,『佛陀』身體染了疾病,已自知將在三個月內涅槃。又漸漸向前走,經過每一村落,便利用休息時間,向村民說法。在‘波婆村’接受金工〈金屬鐵匠〉名純陀的最後供養。病勢加重,於是復步行到拘尸那拉城外的娑羅雙樹林,『佛陀』就選擇在娑羅雙樹間之處,作他入滅的地方。


『佛陀』在阿難陀鋪好的僧伽梨〈大衣〉上,右脅臥下時,已經疲倦不堪。當時一位外道名叫:須跋陀羅(SUBHADRA)的來求見時,『佛陀』又抖擻精神向他說法,成為最後度化的弟子。隨侍『佛陀』的阿難陀等見佛病勢沉重,十分難過,佛對阿難陀等說:『別難過,信任自己,緊握真理明燈,在真理中求解脫。』阿難陀三次請佛住世,『佛陀』回答:『萬法自性仍歸於滅,人人有生必有死,我的肉體怎能永存呢?我這段生命,必須循著自然法性而歸於寂滅。』阿難陀和阿那律、羅羅等聽了,不禁流淚!於是眾弟子公推阿難陀請問『佛陀』四個問題:


1. 『佛陀』住世時,我們依『佛陀』為師,『佛陀』涅槃後,我們依誰為師?


2. 『佛陀』住世時,我們依『佛陀』安住,『佛陀』涅槃後,我們依甚麼安住?


3. 『佛陀』住世時,惡性的比丘有『佛陀』調伏,『佛陀』涅槃後,惡性的比丘


    如何調伏?


4. 『佛陀』住世時,『佛陀』的言教,大家易生信解,『佛陀』涅槃後,經典的


    結集,如何才能叫人起信?


『佛陀』說:『我答覆你們的四個問題,你們好好記著:


1. 我涅槃後,應依戒律為師。


2. 我涅槃後,應依四念處安住。


3. 我涅槃後,惡性比丘,應『默擯』〈不與之往來談話〉置之。


4. 我涅槃後,一切經典首句應安『如是我聞』等證信的句子。』


阿難陀和眾弟子在『佛陀』身旁‘默默’流淚,『佛陀』像‘慈母’般的安慰他們說:『你們不用悲傷,我一生所說的教法已經很多,只要你們依照著去實行,就是我的法身永遠在人間了!『又說:『一切眾生均有佛性,皆當作佛;斷善根的闡提也可成佛。』就在這年〈公元前五四三年〉的五月月圓夜半,從容安靜的涅槃了。


拘尸那拉國國王和『佛陀』眾弟子們,用最隆重的禮節,為『佛陀』舉行了‘火葬’。佛的舍利由八國國王請去建塔供奉。這種舍利塔,一直到現在,還留在人間。而『佛陀』一生慈悲救世的精神,永遠為人們仰慕與崇拜。


最圓滿的真理


『佛陀』將他所覺悟的道理,說了出來,指示我們怎樣做人,與怎樣由做人而成佛的方法,這就叫做『佛法』。


『佛陀』成道以後,到‘涅槃’以前,一直宣說佛法。從鹿野苑對五比丘的最初說法,到拘尸那拉對須跋陀羅的最後說法,從三十五歲到八十歲,整整的說了四十五年的佛法。


『佛陀』說的這些教法,在他涅槃的那年〈即佛涅槃後的九十天〉由五百大阿羅漢,公推摩訶迦葉為首席,在王舍城外,靈鷲山七葉巖集會編輯起來;先由持戒優波離誦出律藏,次由多聞第一的阿難陀,誦出經藏。經過大眾的印可,完成了第一次的結集。


後來,又經過幾次的集會整理,並且翻譯成各種文字,傳播到世界各國去。我國翻譯的佛經,一直流傳到現在的總名【大藏經】,在世界文化上,是極有價值的文獻。


佛法的內容,說明了宇宙的真相,人生的意義,和道德的軌則。佛法之目的,在教我們怎樣去止惡行善,轉迷為悟,離苦得樂,捨己利人。佛法實是世界上最圓滿的真理,是人生所最需要的學問。人人能去研修佛法。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