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和尚


儀山善來禪師有一天在洗澡的時候,因為水太熱,就呼喚弟子提一桶冷水來加,弟子奉命提了水來,將洗澡水加涼了,順手就把剩下的半桶冷水倒掉。
儀山禪師非常不高興,教訓弟子說:「你怎麼如此浪費?世間上不管任何事物,都有它的用處,只是價值有大小不同而已。這半桶水,如果把它澆到花草樹木上,不僅花草樹木歡喜,水本身也不失去它的價值,為什麼要白白的浪費呢?雖然是一滴水,但價值也是無限的大啊!」
弟子聽後若有所悟,於是將自己的法名改為「滴水」,這就是後來非常受人敬重的「滴水和尚」。
滴水和尚弘法傳道時,每逢有信徒問他:「請問世間上什麼功德最大?」
「滴水!」
「虛空包容萬物,什麼可以包容虛空?」
「滴水!」滴水和尚總是如此回答。
如果我們把心和滴水融合在一起,心包太虛,一滴水中都有無盡的時空。
人生在世所擁有的福報是有限的,萬貫家財也有用完的時候;金錢、愛情、福報、壽命及享受,都是有限的。就像銀行裡的存款,終有用盡的時候,所以,我們必須節用惜福。滴水雖微,可是汪洋大海也是由滴水所成。
滴水可以穿石,所以「莫以惡小而為之」、「莫以善小而不為」,小的惡事做多了,就會成為大惡,同樣地,集合很多小的善事,也能成就大的功德。這也是要禪心來認識的



沒時間老


佛光禪師門下有一位名叫大智的弟子,出外參學二十年後歸來,向佛光禪師報告參學的種種見聞與學習。最後,大智問候老師說:「二十年來,您老人家過的還好吧?」
佛光禪師回說:「很好,很好。每天講學、說法、著作、寫經,暢遊法海,也如你周遊各地一般,覺得很快樂!」大智辭別老師,回到寮房休息。
第二天清晨天還沒亮,大智還在睡夢中,就聽到佛光禪師房裡傳來陣陣誦經的木魚聲。白天裡,只見佛光禪師總是耐心地與一批批的學生和信徒說法開示,一回到禪堂就忙著批改學僧的心得報告,或是翻閱經書、擬定信徒教材,從早到晚未曾休息。
大智終於找到一個空檔,向佛光禪師問說:「老師,分別了二十年,您老人家每天都是這樣忙碌嗎?您已經上了年紀,不該這樣辛苦。難道您從不覺得老了嗎?」
佛光禪師聽後就說:「我實在沒有時間覺得自己老啊!」
「沒時間老」這句話,一直盤旋在大智的耳際。


有的人很年輕時就覺得自己老了,這是因為他心力不濟,心力衰退;也有的人年事已高,但因心力旺盛,仍感到精神飽滿,老當益壯。
「沒時間老」其實就是心中沒有老的觀念,也就是孔子所說:「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禪者的人生觀,也是如此。
曾有人問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翁:「您高壽?」老翁答說:「四歲。」大家很驚訝,老翁說過去的七十年來,都是為自己而自私自利地活著,毫無意義,直到這四年來,因為參禪學佛,為人服務,才懂得人生的意義,因此才說自己活了四歲,而且忙得沒有時間老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