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如來


趙州從諗禪師十八歲時到河南參訪南泉普願禪師。二人初見時,南泉普願禪師正在床上休息,看見是個沙彌進來,所以也就沒有拘什麼禮節,仍然躺在床上,問說:「你從那裡來?」
趙州回答:「從瑞像院來。」
南泉禪師再問:「見到瑞像了沒有?」
趙州答說:「沒有見到瑞像,只見到一尊臥如來。」
南泉禪師一聽,立即坐起來,他對趙州剛才的回話頗為欣賞,因此又繼續問:「你是有主的沙彌?還是無主的沙彌?」
趙州回答說:「我是有主的沙彌。」
南泉禪師接著問:「誰是你的師父呢?」
趙州恭敬的向南泉禪師頂禮三拜,再走到他的身旁,非常關懷地說
:「冬臘嚴寒,請師父保重!」
南泉禪師非常器重他,因為趙州禪師用行動來代替語言,從此師資相契,趙州就成為南泉禪師的入室弟子。
有一天,趙州禪師請示南泉禪師一個問題:「什麼是道?」
南泉禪師就用馬祖道一禪師的話回答他:「平常心是道。」
趙州問:「除了平常心之外,佛法無邊,另外是否還有更高層次的趣向呢?」
南泉禪師答:「如果心中還存有什麼趣向,就會有了那邊,沒了這邊;顧了前面,忘了後面,那麼『道』就會失去全面性。被扭曲了的東西,怎會是圓融無礙的道呢?」
趙州問說:「如果佛法沒有一個趣向,四顧茫茫,我怎知那就是『道』呢?」
南泉回答:「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若想真的達到不疑之『道』,你應當下體悟。『道』猶如太虛,廓然蕩豁,豈可強是說非呢?」
趙州禪師自小聰明穎慧,出言吐語自有禪味,一句「不見瑞相只見臥如來」,贏得了南泉普願禪師的欣賞,及至問他是有主或無主沙彌?他不用一般的語言回答,而用行動表示,頂禮侍立,這不就是無言說的禪風嗎?趙州禪師的禪,重在自我肯定,自然隨緣,所謂從平常心流露,不假雕塑,自有一番禪心慧解



尋找禪心


南天禪院的無德禪師舉行小參(禪師依學僧的需要,不定時、不定地點舉行的一種座談會或方便開示),他對學僧們說:「各位來此參學,長則數年,短則數月,不知各位找到禪心沒有?」
學僧甲:「我向來是個主觀很強烈的人,除了『我』或『我所』以外,世界上沒有什麼值得我關心的。但是自參禪以後,我才發覺世間的萬物都要靠因緣才能成就,想到以前自己每天只想著『我』及『我所』,實在非常自私,現在發覺除了我以外,還有人,還有佛,我想我握住禪心了。」
學僧乙:「以前我的眼光總是以能看得見、摸得著、享受得到的具體實質為標準,但自參禪以後,現在我不再短視而有遠見,不再心胸狹小而量大如虛空,我想我找到禪心了。」
學僧丙:「我從前如果一天能行三十里路,我絕不會走五十里,但自從參禪後,感受到應以有限的生命去證悟永恆的法身時,真恨不得能每天不眠不休的步行百里,我想我已知道什麼叫禪心了。」
學僧丁:「我由於學歷低,經驗不足,相對的在處事方面,總顯得笨拙,甚至有時會很自卑。但是自參禪以後,想到自己可以擔當弘法利生的重責大任,就不再覺得自己笨拙,也不再自卑,我想這就是禪心了。」
學僧戊:「我的身材只有五尺高,平常總抱著『天塌下來都有高個子頂住』的心態,但自從參禪以後,才感受到爍迦羅心無動轉的信念,現在我在人前,總覺自己有丈二高的身材,我想我已體會到什麼叫禪心了。」
無德禪師點頭說:「你們所說的是你們的進步,你們自受用的法喜,這只是一種參究的『初心』,而非『禪心』。真正的禪心在於『明心見性』,你們大家好好修持,繼續參吧!」
學僧們聽後,一個個斂目內省,繼續去尋找禪心了。
參禪最重要的目的當然是明心見性,但在參禪過程中,可以改變觀念,淨化身心,激發能量,增加慧解,像以上這幾位學僧的報告,不亦然乎!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