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位真人

 巖頭全奯、雪峰義存及欽山文邃三位禪師,有一天在路上遇到定上座,巖頭禪師問定上座說:「您從那裡來?」
定上座回答:「我從臨濟院來。」
巖頭禪師順口問說:「臨濟老師還好嗎?」
定上座老實地回答:「已經圓寂了。」
巖頭禪師三人一聽很悲傷,不禁說道:「我們三個人,今天特地要去禮拜老師,無奈福德因緣這樣淺薄,未能見到老師,老師就走了。可以請您把老師在世時的教誨,說一些給我們聽聽好嗎?」
定上座說:「臨濟禪師常開示說:『在我們肉體中,有一個無位真人,常常從眼、耳、鼻、舌、身、意中出入,你們看到的時候,聽到的時候,思想的時候,都可以產生活生生在活動的感覺,沒有這種自覺體認的人,就要打開心眼看看。』」
巖頭禪師聽完後,不自覺伸出舌頭,但欽山禪師卻說:「為什麼不稱非無位真人呢?」
定上座突然抓住欽山禪師,說:「無位真人和非無位真人有什麼不同?你說!你說!」
欽山禪師無言以對,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巖頭禪師和雪峰禪師趕緊走上前,向定上座謝罪:「這個人是新來參學的,不知好歹,得罪了上座,請原諒。」
定上座於是說:「如果不是你們兩位說情,今天我便捏死這個初參者。」
無位真人,這個「位」字是指空間而言,無位真人即是不落空間的絕對真人。那個真人是誰?即吾人之佛性。無位真人即是超越時空的吾人本來面目,暫時委屈地住在我們的肉體之中,其實這時也可以說他是「非無位真人」。


定上座要打欽山禪師,主要是怪他多嘴;無位真人已經難尋難覓,非無位真人又怎麼能說是覺悟呢?有了巖頭禪師的調和,定上座才認為「無位真人」與「非無位真人」沒有給欽山禪師斬斷。所以禪門的禪心,你不可以說有,不可以說無,不可以說這邊,不可以說那邊,兩頭截斷,中道才是禪。



誰是後人


天皇道悟禪師前去參訪石頭希遷禪師,一見面就問:「如果超脫定慧以外,請問老師您還能告訴別人什麼道理?」
石頭希遷禪師回答:「我這裡本來就沒有束縛,談什麼超脫?」


天皇禪師不滿地說:「您說這樣的話,叫人如何了解呢?」
石頭希遷問:「你知道『空』嗎?」
天皇禪師答:「我對『空』早有心得!所謂『真空不礙妙有,妙有不礙真空』。」
石頭禪師慨嘆:「唉!想不到你也是那邊(指迷的世間)過來的人。」
天皇禪師否認說:「我不是那邊的人。因為有了『那邊』,就有『這邊』。您是指我的來處還是有蹤跡嗎?」
石頭希遷禪師肯定地說:「我早就知道你是有來處的。」
天皇禪師不高興地說:「你怎麼毫無證據就誣賴我呢?」
石頭禪師大笑,指著天皇禪師說:「你的身體就是證據,那不就是來處嗎?」
天皇禪師說:「話雖這麼說,來處自他來,去處自他去,可是我們究竟該拿什麼來教導後人呢?」
石頭希遷禪師忍不住大喝一聲,斥責說:「請問誰是我們的後人?」
在這一喝之下,天皇豁然大悟!
石頭希遷和天皇道悟兩人所談論的這邊那邊,主要是指生死輪迴的流轉,我知道你從那邊來的,這是指仍在生死迷妄之中,而所謂證據,就是有漏的業報色身。
天皇道悟經過深思,承認自己還沒有超脫,故曰「來處自他來,去處自他去」,此即生死由他之謂也。但是他又掛念後人,前前後後,生生死死,則此生死如何了得?難怪石頭禪師要向他大喝:「誰是我們的後人?」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