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6月3日 一惠法師小便籤(6)

 

禪是什麼?身為臨濟宗的我並非這麼深解禪味,我在坐禪時,心中若有雜念,我的身就很難安,總隨雜念妄想,時而消失,時而出現,擾亂著我起浮不定,坐了半個小時腳麻腰酸,雖有想撐下去,但身子就是想動,最終仍因心浮氣燥,坐不下不得不起身。

有時心中雜念暫離,身子坐下,腳盤起來,手放好,心就安住了,當然心安住,身就自然不動,並非我入禪了,也沒什麼境界可談,只覺心很安然自在,也不是發呆放空,就是感受心很安靜,而那種安靜能讓你感覺很舒服,會一直坐下去,時間也過的特別快,不是一小時半,就是到了兩個鐘頭,起來腳不麻,腰也不酸,心情很愉快。

這是我禪坐之談,別人禪坐如何我無法知道,但我想每個人應該會有所不同,因雖說是禪坐,感覺是身子在做主,其實那有離開那一念心呀!

所謂心安身自然安,心不安那有身安之理。不過剛開始禪坐還是要依止古大德的方法,要有一個所緣境,可以念佛或數息,或有更多的方法,安個所緣境是為了,讓我們把心放在所緣境上,收攝我們浮亂的心,借由念佛而能專一,但若心已經慢慢安住,雜念消失,就不能再執著所安的境,否則本來收攝身心的所緣境,反而會障礙你的靜,所謂念而無念,觀而不觀,隨念隨觀,不執取,才能有所安住。

許多人在禪坐,為了收攝身心,喜歡觀佛的相,在我們妄念還是很重時,所觀的相是離不開妄念生,更何況相是生滅,容易落入迷惑,倒可用觀照,觀佛的功德莊嚴光明,把我們心中的黑暗照亮,人容易在黑暗中迷失方向,若有光明的照亮,可讓我們覺醒。禪坐時,不要太勉強自己一下要坐很久,可以慢慢的來,先把心調伏安住,禪坐不是在看外相的時間長短,而是能否收攝身心,調伏自己,讓自己面對境緣時,心不隨境而動,更在禪坐中學習日常生活遇緣產生定的能量,讓自己在定中生出智慧,真實的禪能收攝身心,運用在日常生活,所謂動靜皆是禪。

宇宙萬物無非不是禪的意味,如有分別就非佛所說之真理。說寫四篇結果又寫了一篇,本來的頭不痛了,精神很好,我可以繼續讀經了。

                                                                                                                                                         ~釋一惠~

 

    全站熱搜

    寶石慈玄慈惠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